深圳御梦丝足养生会馆欢迎您

回不去的从前,再见丝袜会所

我接触这一行,是因为在广州上大学,老家是四川的,家里父母经济能力有限,当时年龄小,比较爱慕虚荣,就找了一家丝袜会所上班,其实我还是比较喜欢那个时候的丝袜会所,时间应该是2010年,在广州有丝袜会所,好像全国只有一线城市有丝袜会所,那个时候的丝袜会所还是比较单纯,不像现在,有那么多的套路,那个时候的丝袜会所,是大家都可以赚到钱的,不论是技师模特,还是丝袜会所的老板,大家都能保证到在这个行业里分一杯羹。

广州一些大大小小的丝袜会所,我原来都有工作过,比较出名的一家会所,叫皇朝丝袜会所,当时特别想进这家会所,因为这个行业的女孩子都想进这家会所,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去这家会所赚的比较多,生意好,客人也多,所以招聘比较事逼,我还是找了一个朋友的朋友说情才应聘到这个会所,这家会所不知道还在不在营业,还有一家叫尚品会所的,当时我是听客人说的,说尚品会所生意也可以。

在这行业工作,很少会扣这个钱的,因为都是大家付出过自己。后来我自己开会所,第一条就告诉自己一定不要亏待跟着自己做的女孩,后来去了其他会所工作,做了挺久的,这个会所需要拍照,现在好像还能搜到我的照片,在后来被一个要好的姐妹带到另外一家会所,这些会所,应该都关门大吉了,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,一些70、80后的老玩家,应该都听说过,或者去体验过其中的丝袜服务

在后来跟一个比较要好的姐妹,聊起来,说不如咱们自己做个家庭式的丝袜会所,现在都在想这件事情还不确定做的对不对,因为进入这行之后,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,我很清楚的记得,我毕业的时候,同学都在投简历找工作,我也找了一份工作,但是我发现,无法适应跟同龄人一起在一间办公室里做着机械重复性的工作,虽然现在我比同龄人经济条件优越很多,在广州有属于自己的小房子,车子,靠着这个行业,我也赚到了第一桶金,将近10年的时间,是一个女孩子最好的年纪,算都付出了这个行业,有些人觉得这是个灰色行业,羞于启齿,但是给我带来了很多很多,我还是敬畏的心态看待,也许不做这行,我可能早就结婚生子,过着跟我大多数同学一样,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吧

我现在决定,离开这个行业了,因为现在这个丝袜会所行业,我记得是从2018年开始,全国丝袜会所越来越多,广州的更多,到了一种饱和的状态,而且价格节节攀升,为什么我说,怀念那个时候的丝袜会所,因为他的消费群体还是大众能接受的,回头客也很多,现在不一样了,每家消费,都是大几千的费用,像我的店一直都是被迫涨价吧,因为没有高价位,高提成,根本招聘不到条件好的女技师,虽然价格很高,但是还不如低价格,辛苦些,赚的钱多,现在越来越多的套路店,我们行内的人都这样称呼,去了之后就让客人办卡,各种话术洗脑,有的人一次被骗几十万,上百万的都有,有朋友也劝我加入这个行列,我是那种小富即安的人,实在下不了这个狠劲,赤裸裸的去骗人,我做不到,也是这些人让这个行业,越来越赚不到钱,像我这种小型的丝袜会所,几乎都是艰难维持,大家几乎都赚不到什么钱,也希望那些花季少女进入这行的时候谨慎些,想明白了在进入这行,还有这个行业的老板,这些黑心会所名字就不说了,我不想断了别人的财路,就希望有缘看到我贴的同学,睁大眼睛,只要是各种推荐你办卡的会所,果断离开就对了,其实赚钱的心是对的,但是不要黑心。

现在,我决定离开这个行业,也算对我的青春做个告别,也谢谢丝袜这个工作,让我拥有了很多,也许会离开广州这个城市,也希望可以找到一个老实本份的人结婚,生子,再见丝袜!愿我以后一切顺利!

上一篇:
下一篇: